繁體版 簡體版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經論文章 實證聖量 出版書籍 新聞報導集錦 訊息報導 活動訊息 連絡我們
關於“不是事實你敢發毒誓嗎?”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對以下這篇文中瑪倉寺仁波切們對這幾個問題的回覆,認為是正確的,因此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就根據他們的意願轉發此文。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201355

 



敬會國際佛教僧尼總會鈞鑒

 

  我們這一篇文是瑪倉寺仁波切依噶舉瑪倉派佛學會之來函,寫給一位知見偏邪的同學,希望能幫助他知見轉正,能得到福慧圓滿。今天我們把這封函發給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我們認為這對知見不正的所有人都有一個正確的幫助,能給他們帶來好處,如果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聖德們看了,認為我們的知見是正的,能幫助更多的人,敬請予以轉發。

 

敬祝 大安

                            瑪倉寺致函

2013年五月二日

 

關於“不是事實你敢發毒誓嗎?”

自從在報紙上刊發了“不是事實你敢發毒誓嗎?”以後,收到了不少佛弟子的回應,認為這篇文章誠懇實在,有理有據,給那些造謠誹謗之惡人一當頭棒喝。但是,也有極少數幾位同學提出來一些問題,現在僅就其中有代表性的問題作一簡單回覆,以便大家參考學習,提升佛教的理論和知見。我們把所提的問題擇重點分為五點來說明

文提問說:文中提到,當巴登洛德法王在新竹國泰醫院無意間照到開頂照片。若照此說法,那任何人都可以到醫院去照MRI因為或許也能在無意間照到開頂照片。那與黃揚名所說的“磁振造影會有所謂的「磁化率假影」的現象”有何不同?我們都知道,如果有那個證量,有意去照都照不到,更遑論無意。

答案:有意或無意地去照MRI照片,都不能作為成聖的依據。

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就定論說了照片照聖境界是不確切的,因為照片可以作假,照片與有沒有證量沒有關係,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經明確這樣說了,可是你照常還說如果沒有那個證量是照不到的,其實你說這個話一點用都沒有,就算你照一張這樣的照片,你在七師十證前也是過不了關的,因為你的是假照片,等於是黃銅鍍了金,丟進七師十證的煉金爐,就現出原形。黃揚名先生就MRI照片所發表的看法,正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觀點,早在黃揚名未作評論之前很久,2009年就有人拿頭頂開了口的照片來請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他證明他是開頂的聖者,第三世多杰羌佛當時就公開宣佈說:「任何照片都不能做為開頂成聖的依據,因為照片可以作假,可以開刀切骨,也可以用物體干擾,也可以用電腦修改,就算是頭上真的開了口,你的神識是否能出入身體,照片是完全不能說明問題的真假,唯一可以證明成聖的依據,那就是必須要有十幾位出家人來現場監督考試,能過得了他們的關,他們能為你的考試發下重誓來作證你已經開頂成聖,那才能算數,因為法師們不敢為弄虛作假去發誓讓自己遭惡報墮地獄,就算一個敢,難道十幾個法師敢嗎?所以十幾個法師考試的依據才是確切的依據,比如你的神識沒有出體,你就沒有辦法在體外產生威力,比如能推動體外隔距離的物體,如果只是照片開了個口是不可能有這個證量的!因此大家只能相信十幾位法師或仁波切發了重誓考試的結果,不能以任何照片做為依據。」第三世多杰羌佛還說:「就算是開頂神識出體了,具備了超凡的力量,也不能說這就是真正了不起的大聖者,而真正大聖者的本質那才是佛教徒要獲取的,一個真正的聖者是要依我給大家講的“什麼叫修行這一文去衡量,這個文已經發在網上了,如果不符合這一文,無論你什麼現象都不是聖者,而相反地,如果與“什麼叫修行這一文完全符合了,哪怕什麼神奇本事也沒有,都是佛教的大聖者。你們大家聽了也許會對我產生不好的想法,認為我沒有開頂,沒有這些能表顯威力的聖證量,所以才只能拿修行來說話。不錯,我沒有開頂,沒有這聖證量功夫,其實,任何聖證量在我的心目中都不是學佛修行的根本,而付諸實踐的修行,那才是一個佛教徒真正要做的,我相信諸佛菩薩也是這個觀點。」黃揚名只不過用第三世多杰羌佛對照片作為開頂現象的定論加以闡述而已,他在照片上的評論是符合第三世多杰羌佛對照片的定論,這是沒有錯的,而黃揚名真正的罪過是故意捏造誹謗,而不是說這個照片上的問題。

文提問說:文中提到,誹謗無私利益眾生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全家惡報的話,說明天地都無正氣了。我們知道,誹謗聖者,是極大惡業,但因果的顯現,是各人造業各人擔,法律上都不能因為一人犯罪而全家判刑,更何況是因果業報。

答案:誹謗佛陀和正法的人必遭惡報。

“因果的顯現,是各人造業各人擔”,凡是學佛修行的人對這個基本的道理都知道,正因為如此,在“不是事實你敢發毒誓嗎?”一文中正確地提了是“你們這些誹謗者以及站在你們的立場破壞誹謗的家人們”,既然這些家人們站在誹謗者的立場上,那就是另一個助邪誹謗者了,誹謗佛陀、誹謗正法,難道不遭報應嗎?這正是因果的道理!你連基本的文理都讀不懂,不覺得慚愧嗎?還好意思顛三倒四、語無倫次,貽笑大方。

文提問說:文中提到,在七師十證的監考者當中,乃至是與我上師對立的人。我們知道,我們的法王上師通過七師十證的考試以後,就是無疑的聖者,而能與聖者對立之人,定是妖魔,而一個妖魔所發毒誓而寫就的證詞,其可信度又有多少?這是文中不恰當之處。

答案:與聖者對立是不是妖魔?

如果與佛陀和等妙覺菩薩對立,那無疑是妖魔或騙子!但你說“與聖者對立之人,定是妖魔”,這是邪見!且不說那麼多的大道理你聽不懂,只舉幾個實例:禪宗的神秀大師與慧能祖師就是對立的,哪一個算是妖魔呢?結果兩個人都是成就之聖人。藏密的幾大派別,也有對立的,規定你只能學這個派的法,而不能學那個派的法,但是,從古德當中,我們見到每個派別都有大成就之人。比如薩迦的八思巴大師認為覺醒的佛看不到眾生的痛苦,而宗喀巴大師認為這是錯誤的,與佛的覺量是對立的。這兩個原則性的嚴重對立,你說哪一個是妖魔呢?這正如古佛曾說:「通教不通宗,猶如一股風;通宗不通教,開口胡亂鬧;宗教兩不通,愚人放邪風。」尤其是古德論師們,有很多都是對立的,如唯識的觀點與中觀對立,他空見又與之兩論對立,太多太多了,甚至禪宗、淨土宗還與密宗對立,密宗看不起顯宗,都各持己見而對立,小乘與大乘對立,乃至小乘把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都安放在阿羅漢之足下方,難道對立就有一派是妖魔嗎?你不學經論,需要大量提高,好好聞法吧。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法音裡講得多了,為什麼不聞懂法音呢?好好去恭聞法音吧!連這麼基本的法義都沒有弄懂,就亂發表評論,會錯因果的,請該同學在真正學懂文理之前,不要胡亂說外行話。

文提問說:而至於末尾中所發的惡願,違反了佛陀師爺的境覺。

答案:佛弟子應不應該保護佛法,讓惡人改惡向善?

寫信的人把利生菩提之願說成是惡願,實在可憐!提問同學說“文中末尾所發的惡願”,發誓人扎巴在文中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了:「為什麼我要發下這一毒誓?難道沒有大悲心嗎?不是這樣,這正是大悲菩提之心!因為惡人破壞正法、傷害眾生利益,只有他們遭到惡報才能改悔,惡人才能改惡向善,好人才能平安,世界才能吉祥!」難道你不願惡人改惡向善、好人平安、世界吉祥嗎?按照你的觀點,應該要讓正法繼續遭到破壞、不要挽救那些破壞的罪惡之人才是正見嗎?如果是這樣,佛菩薩顯化金剛相來伏魔都是不應該的了?韋馱菩薩專門保護佛法、處治邪惡,也是不應該的了?釋迦牟尼佛把鬼子母的兒子抓來關起也是不應該嗎?你體悟不到發誓人的聖潔菩提之心、學習和行持護法們保護正法的行為,所以才會說出這種話。好好去聞法、反思、修行吧!

文提問說:文說更可以直接找當事者(黃揚名)跟他說明七師十證的考試過程,並邀請他參加來年的年審考試。

答案:享受相應的佛法要具備相應的福德資糧。

要知道,無上甚深的佛法,不具備相應的福報功德,是沒有資格享受的。黃揚名是一個什麼人,怎麼能有資格進入聖地污染考場、參加勝聖無比的七師十證的考試?就是你這樣的所謂恭聞了很久佛陀法音的人,也沒有資格參加。這位同學你好可憐啊!根本不知道求一法、一偈,都是不容易的,必須以真心善意和福德來換的。根據你的心行,我想你至少目前為止一定沒有學到佛法,如此慢法之人,怎能學到真正的佛法呢?我指的是到今天為止,至於以後,也許你比我們學的更好。再舉個例子,就拿我們噶舉米勒日巴大師來說吧,他費盡了千辛萬苦、以其無上至誠之心,馬爾巴大師才展示了佛法給他看,才為他灌頂。真正的佛法哪裡是普通的凡夫俗子能沾邊觀賞的呢?你的想法實在好笑,猶如一個未懂事而又很可愛的小朋友,犯下慢法之罪,情有可原!不說是無上甚深的佛法,就是世俗上的某些會議,也需要相應級別、資格、水準的人才能參加啊!比如立法院立委們的內部會議,又怎麼能讓黃揚名參加呢?這還僅僅是世間法上的高層會議而已。所以,你這是不懂教義、不懂法理而致輕慢玷辱佛法之罪啊!當然,這位同學也是出自好意,想幫巴登洛德法王上師解決問題,雖然知見偏邪了,但護法之心是有的,比如說向校方反應,這就說得在理,比如說提醒大家要符合佛陀師爺的說法法音,這些都是非常正確的,是大家要向你學習的地方。

總之一句話,希望所有的佛弟子不僅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更重要的是要聽懂、理解、獲得正知正見,並結合日常的修行而真正體悟佛陀所說的真理。不然的話,恭聞了佛陀的法音而不理解其義理,自己的知見偏邪就得不到更正,自己往往不會發覺,這樣必然就會走偏方向,得不到成就解脫。其實,我們很感謝這幾位同學,由於有了他們的來信緣起,而造成很多同學有機會學到正確的法義見解,因此,我們真誠地祝你們這些同學健康長壽,早日學到如來正法,普利眾生。

噶舉瑪倉派佛學會

                                                           2013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