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English

首頁 關於我們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經論文章 實證聖量 出版書籍 新聞報導集錦 訊息報導 活動訊息 連絡我們
得到聖義內密境行拙火灌頂

現在末法時期,佛法已經混亂,放眼整個佛教,真正的佛法證量幾乎是付諸空談,難見實有。佛法聖蹟只能從經書上、從公案裡、從祖師口頭教授中得到、聽到。回想以前,在我出家後有一段時間,曾於山中自修,每當我閱經看到經文記述佛陀或佛弟子的種種聖量境顯時,心中就會有很深的慨嘆:「在這個世代,為什麼佛法聖蹟只能聽到理論傳言卻無法親身見到呢?這些稀世秘藏的真正釋迦牟尼佛無上珍寶佛法究竟在哪裡呢?難道經藏記載的都是假的嗎?」

那時,我每日修習止觀,為了深入禪定而修四念處,後又轉修安那般那念,後又修藏密中阿底峽尊者的修心七要,雖然於定境有所得入,但說句非常實在的話,定力不足啊!後來,再度獲知藏密佛法中有一種高級禪修大法叫做瑜伽拙火定,是屬於禪修中的上品禪修,能將無法入禪定的人強導帶入禪修定境。我得知後喜出望外,於是決定私下遍訪各地藏傳佛教道場,以求此法。

由於我作為一個出家比丘,加之身為佛學教授、佛學院院長,因此隨時都逢便利,緣起殊勝,這些年下來,我拜見過許多寧瑪、噶舉、格魯等不同教派的仁波且、堪布,向他們求學拙火定,但他們理論確實多,大瑜伽士也為我灌頂傳法,可就是沒有實際的體溫升高。結果,拙火的修持傳說,我練了不少也聽了不少,但對於拙火真功根本就沒有得見過一次,這些仁波且們講得一套是一套,傳承闡述得噹噹響,法王牌子稱得老高、恍人眼迷,可是始終卻見不到有哪一個拿得出實際的拙火功夫來讓人看到。到最後,我求修拙火的心願,就逐漸變成了一個遙遠的夢想,乃至根本就懷疑拙火定是傳說中的夢中故事。

想不到的是,二零零零年,當我見到廣心法師時,他說他的佛陀大法王恩師證量超凡,一定能使我夢想成真,說真話,當時我確實不相信,我認為這是違背基本教義的,首先我認為除了釋迦牟尼佛,人間還有什麼第二位佛陀!但當我經過一年多的考驗,見到第三世多杰羌佛時,我的疑團徹底消失了,佛陀師父對三藏熟得無法用語言可述,對經教義理更是史無前聖,尤其是佛覺的證量絕非任何大聖菩薩能沾邊際的。在此我必須表明我非常感激廣心法師,因為是他帶我到美國,我才得以依止至高無上第三世多杰羌佛,而成為佛陀師父的弟子。我親近佛陀師父後,佛前恭聆法義,領受教法,佛陀師父的光明聖德、無上覺境無時無刻都在教化我、感動我。

光陰似箭,我遠渡重洋後,九個年頭很快地過去了。這段期間,我雖然受佛陀師父很多奇異的考驗,我全過關了,相應同時我得到幾個大灌頂,學到了真正的佛法,也親見了許多只有佛陀才具備的偉大佛法聖蹟,慶幸眾生在此末法黑暗之際,仍有一線曙光,有緣得逢正法依之實修者,今生成就解脫自是不在話下,但我還是一直沒有學到夢寐以求的拙火定大法,大概是我自身業力太重,難免有一些擔心,因為佛陀師父從來就沒有說過祂持有拙火定大法,但是師父的證量是佛陀,這又讓我很安心,我總對自己說:「佛陀是什麼概念,難道有不會的法嗎?根本不可能,沒有不會的聖力。如果不是這樣,為什麼我們在學法時,極樂世界還派迦陵頻伽前來與我們同壇並修學呢?」但是我畢竟沒有學到拙火定法,最後就把我的祈請思盼歸屬於佛法要講因緣、講緣起、講功德,最重要的是離不開大悲菩提之心,離不開修持正知正見的佛法,依教奉行,依於三藏、依於密典,更重要是依於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開示去修持。為了實相的行持,我在世界很多國家佛教機構去講法灌頂,盡最大的行持去利益眾生,幫助弟子們,時時祈禱請佛菩薩加持,希望因緣早日成熟,讓我見到真正的拙火聖功無上禪修,以便我更好利益眾生。

說來也奇了,善業行持的因緣終於成熟了,我去拜見我的師兄開初仁波且,才知道他是攤屍拙火定的大成就者,他當眾以拙火真功製煉打靶不窮丸,利益眾生。他的成就主要是來源於在常規佛法之外,依止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的《解脫大手印》,受聖義內密灌頂《解脫大手印》境行拙火定法,而使證量功力得到了飛躍,體溫以科學儀器查核為197.4度高溫,無論什麼大病一剎那間便可灰飛煙滅。《解脫大手印》是至高無上頂聖之佛法,如《解脫大手印》攤屍拙火即遠超勝於瑜伽拙火,而稱為拙火之王。至此在開初仁波且師兄的協助下我抓緊機會多次向佛陀師父求《解脫大手印》的法,但每次都未能如願。

佛陀師父對我說:「等待因緣成熟時,自然會有大聖德為你舉行灌頂的。」

從此,我更加戒慎,時時以《解脫大手印》中的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自我省察,慚愧行持。終於,行不唐捐,我這一生最期待、最幸福的時刻來臨了,我夢想渴求的心願果然成真了,大聖德要為我灌頂了!(由於為我灌頂的根本大聖恩師不准我公布祂是誰,所以只能尊稱祂「大聖阿闍黎」。

就在無上殊勝緣法成熟的那一天,我走進露天壇場,恭敬地向至高的大聖阿闍黎頂禮,然後脫去衣裝,袒露上身,仰臥在碧草如茵的地上。我對面的天空,一片蔚藍而明亮,讓人感到一種莫名的喜悅。我調整自己的呼吸,把心情安定下來,默默地向虛空中的佛菩薩祈禱,祈請加持我:「願我今生得大成就,我要盡一切利益眾生。」

此時,大聖金剛阿闍黎在離我五丈外的遠距離,準備為我舉行攤屍拙火境行灌頂。壇場內洋溢一股祥瑞之氣,壇場邊上有二十五大王臣的、也有大尊者級的、有八位仁波且現場護壇。我躺在草地上,輕輕依法靜觀,耳朵聽著遠處大聖阿闍黎的指令,兩手結印,開始依法入軌。

過了一會兒,忽然,我感覺草地上有蟻蟲爬上了我的右小腿,還不止一隻,接著左小腿也有幾隻在爬行,牠們的出現干擾了我的觀想,更嚴重的是,牠們不但在我的腿上大肆遊走,還狠狠地咬我吃我的血肉。為什麼牠們在這重要的時刻來造訪我呢?難道不是我宿世的障業成熟感報嗎?眾生啊!眾生,冤冤相報何時了?因果不昧啊!你們吃吧,把我吃個精光,一切都還你們,只要你們享受高興就是我要的。同時我迴光返照,從內心生起無限的追悔,我向虛空中的佛菩薩一次又一次深切的懺悔。這時,我的背部也有毐物開始在咬我,其痛無比,我告訴我自己:「你是釋迦迥乃大祖師的弟子、禪修之人瓊哇啊!怎麼今天失掉定力了?蛇蟲子咬一咬都受不了!」無奈之下我乾脆來一個不定了。我在心中大聲地吶喊著:「你們來吧!來盡情享受你們的美食吧!這是我應該還你們的。」

就這樣折騰了一陣,我的意念才重新專注下來。突然轉入正定不久,我感到心窩處有熱度升起,但隨後熱感又慢慢消失了。繼續觀想種子字。突然,「拍拍拍」幾聲飛禽野鴨振翅的聲音,牠們從我的頭頂水池中飛起,打破空寂,在我的頭前方響起,好像是幾隻驚弓之鳥從灌木叢裡倉皇飛走的樣子。事後,根據護壇仁波且們的敘述及錄相的紀錄,我才知道,原來在我專心觀想時,不知從哪裡來了一隻野貓一步步朝我走近,而驚動了離我一丈遠近游泳池中的野鴨。

說來也太神奇了,似乎也是史無前例的事,在佛陀師父的住處,大概六百平方米的小小花園中,不但有野鴨、白鶴、鸚鵡、孔雀、雄鷹、蜂鳥、喜鵲、山鶖、百靈、紅燕、黑巴、迦陵頻伽、斑鳩、麻雀、加州鳥等若干種鳥,而且還有山獅、雲豹、九尾狐、豺狼等多種猛獸,牠們不但不傷人,因為牠們都聽佛陀師父講法,這作為世界著名的城市裡,怎麼會有如此奇跡,而包括週遭鄰居的庭園乃至整個城市住家庭園,根本就沒有這類動物,這些異物哪裡來的,可以說全世界的名城居家庭園中,根本不可能有這類聖跡,除非動物園裡、山林湖泊野島中。

這一隻野貓,把牠們嚇飛了。這隻來犯的野貓在還未走到我身邊時,竟然自己又一步一步倒著走回去跑掉了。感恩壇場護法菩薩的護衛,逼退野貓,使我的灌頂得以繼續進行,不致破緣。

我隨著大聖阿闍黎的號令,召請拙火三昧憤怒母為我安種子,集中精神觀想密輪處升起火溫。起初經過一段時間,並沒有任何覺受,這時突然身體和境界起了突變,就在我剛感到密輪處有點熱度時,溫度突如其來一下子便升得很高了。火溫來得又快又猛,我密輪處就像被燃燒的香火燙傷了一樣,比那個溫度還要高得多,實相內火生起了!不但生起,還噴出了火焰,至今留下火眼,當下我親自進入到了攤屍拙火生起次第的境界!只能說無法言喻,無法言喻啊!

佛法中,凡是真正聖義內密灌頂要具備幾個特徵:弟子的根器成熟,師父具備灌頂資糧,同時灌完頂不需走出壇場,在當下就生起生起次第的境相,弟子要親自看到聖義內密灌頂儀式規的聖表法,所以聖義內密灌頂是需要條件和緣起的,你們今後見了《解脫大手印》就一切都知道了,這裡不可過多講述。

至高無上大聖阿闍黎為我聖義內密境行拙火灌頂,這是百千萬劫難得遇上的。因為舉行聖義內密境行灌頂首先一定要有上覺道級位的師資,才具有聖證量道力修下佛降真精甘露或取得隔石建壇金剛沙依法規來佈壇,以嚴防妖魔盜法。如未逢此等具聖證量之上覺道大聖阿闍黎,任何師資皆無能佈壇,也就無法舉行聖義內密境行灌頂,所以這種因緣是無上殊勝難遇難逢的。我的根本金剛阿闍黎就是真正上覺道大聖德無上之師,在離我五丈外的遠處為我灌頂,讓我當場親自得受生起次第境現前,讓我當下就明白自己已經得灌了!不但明白而且親身經歷、親自進入。

《解脫大手印》中限定的法,除了現量大圓滿法弟子當場得見生起次第境的同時,當下就可證到圓滿次第境,立刻進入與佛菩薩的境界融為一體,這是法界中唯有現量大圓滿才具備的聖量。除了現量大圓滿外,其他每一法在聖義內密灌頂時,無論對應的人善根深或善根淺、業障重或業障輕,只要接受聖義內密灌頂,弟子本人都會當下親見生起次第境現前,見到法定聖量表法,這是實相境顯。實相境顯就如我們現在看到的一樣,實實在在的,這豈是那些空洞理論派的假聖德口說假佛法一無所顯能夠相比,根本就是天地之差呀!

實相內火生起的那一刻,我心中充滿了無盡的感恩,感恩第三世多杰羌佛為眾生帶來這麼精妙無比的《解脫大手印》佛法,感恩大聖阿闍黎為我灌如此勝妙的聖義內密境行頂,也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對一切眾生的加持。我只想利益眾生,為此,我在現場將大聖阿闍黎為我作灌的親身經歷,以一個出家比丘的身分,不打妄語如實地作了誓言,慎重宣誓說:「我今天接受攤屍拙火灌頂,我的師父站在二十米外,遠距離為我灌頂,剛開始的時候,我的心窩有一點熱感,後來這個熱感消失了,就移到密輪,在密輪的地方,剛開始溫度不明顯,後來一下子來的時候非常快,而且溫度非常高,就像香火燙到一樣,非常痛,它非常快,升溫非常快,而且這個溫度很高。我的生起次第成功了。我是一個出家人,我不會對眾生打妄語,今天我說的全部都是事實,假使說我對眾生打妄語,我該墮地獄。我今生一定成就,而且要帶領眾生一同成就。」八位護壇的仁波且也為我作了見證發誓人。

《解脫大手印》攤屍拙火聖義內密境行法是雙運灌頂,也就是先要由具上覺道師資金剛阿闍黎在隔三到五丈遠的距離為弟子灌頂,通過本尊認可,種下緣起種子,此屬福資糧力;其次,在之後的十五天內,再由上覺道金剛阿闍黎在近距離以拙火直接為弟子灌頂傳法,此屬慧資糧力。

在灌頂傳法當天,壇場內本尊悉地實相境顯,殊勝無比。當大聖阿闍黎修法時,我眼睜睜的盯著大聖阿闍黎的雙手,只見大聖阿闍黎的手一如常態,絲毫未有異樣,但當大聖阿闍黎的手指點到我額頭及頭部兩側的穴位時,卻是極熱難耐,大聖阿闍黎手指尖的拙火高溫把我穴位的皮膚都燙成紅印了。當大聖阿闍黎點開我頭部三處內密脈輪時,傳承加持力傾灌而入,接著大聖阿闍黎傳授我攤屍拙火修持要訣。從此,只要不落邪惡錯誤知見,嚴守戒律,大悲菩提利益眾生,如法修持,即能與本尊相通一體,成就解脫猛捷。

在我學法不久後,我的另一師兄第五世運頓多吉白尊者也受到了與我一樣的攤屍拙火定灌頂種下法眼得到了生起次第境同時還有噶舉瑪倉寺三大活佛之一的第八世桑益西松吉仁波且、噶居派噶瑪德格貢拉仁波且、寧瑪派永登貢布仁波且、美國白人扎西卓瑪仁波且等亦前來祈求大聖王者仁波且為其拙火定除障加持。他們各自皆有不同的病症,如桑益西松吉仁波且,雖身為噶舉瑪倉寺的大活佛,但他臉上長了爛瘡疤及身體原有的疾病,多年來一直無法痊癒,而在接受王者仁波且的拙火定加持後,其頭頂上被王者仁波且以手掌放壓燒出非常明顯的痕跡,當場黑障排出,有一些黃色的水晶體稱為功德蜜流出,這是受拙火定加持將其多生累劫的業障消除後功德現前而流出,自此,臉上的爛瘡和身體原有的疾病皆消除了(詳細內容可參考自由時報、中國時報等許多新聞報導)。另外,噶瑪德格貢拉仁波且受到王者仁波且拙火除障加持後,人中穴在幾分鐘之内即燒出深深的痕跡;永登貢布仁波且是在額頭眉間被拙火加持燒出明顯的印記,排出業障;而扎西卓瑪仁波且是在喉間受拙火排障。幾位仁波且多年來不同病症的消除,皆是因為他們受到大聖德的拙火除障加持而業障黑氣從印記處流出。由此我們可以清楚得知,真正的佛法是摸得著、看得見、當場兌現的,而不是空洞的理論或幾代傳承能代表的。這實實在在擺在眼前的偉大佛法展現是來源於殊勝無比的解脫大手印》。

在這個世界上,最高殊勝的解脫成就的佛法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說原始古佛傳給諸佛菩薩們的最頂聖佛法《解脫大手印》解脫大手印》佛法不屬於密宗,也不是顯宗,而是獨立無分別各大宗派完美統攝佛整體的法門,說白了就叫做佛教正法這一無上大法是讓所有的佛教修行人都能即生大解脫、大成就的唯一至高快捷無上頂聖法寶。

眾生要解脫成就,就要依正知正見,學真正的佛法,同時要真正的修行,建立菩提功德,如此才能得到最高的灌頂,《解脫大手印》就是最好最無上的法和行修,只要是受了《解脫大手印》聖義內密灌頂境行法,其功德力大於常規佛法萬倍之多。我深知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慚愧行人,寫此文無非以真誠利他之心告示有緣善士,雖然聖義內密境行灌頂法緣殊勝難逢,但只要如實依照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與教法修學,一切行者都有希望得到聖義內密境行灌頂,速證解脫聖境,即生成就,唯願一切行者好生珍惜,早證菩提!

 

 

第四世香格瓊哇.多扎信雄仁波且